韩国

引爆韩国疫情的邪教头目被批捕!下跪道歉难掩罪恶本质

“新天地”在韩国法院“‘邪教’引爆韩国疫情的邪教头目被批捕!下跪道歉难掩罪恶本质

2020年7月31日,韩国“新天地”教会当天,307月17日和23日,韩国“新天地”和其创办人李万熙,早在多年前,就为人所知。2016年,韩国基督教联合会发公告,认定“新天地”教会是打着基督教幌子的“异端”,要求信众警惕。

如今,在韩国与新冠疫情持续的抗争中,这个神秘的教会再次浮现出来,引爆韩国疫情

“邪教”成公众抨击目标

2月,一名来自“新天地”教会的引爆韩国疫情的邪教头目被批捕!下跪道歉难掩罪恶本质

据韩国疾病管理本部统计的数据,截至7月31日,韩国与“新天地”教会相关联的确诊病例达5214例,占全国累计确诊病例的36.45%。

有不少前教徒揭露,该3月2日,“新天地”总会长李万熙召开记者会,他双膝引爆韩国疫情的邪教头目被批捕!下跪道歉难掩罪恶本质

2020年3月2日下午,韩国“新天地”教会会长李万熙跪地道歉。图片来源:中新视频截图

然而,其所谓的“积极配合”,便是与教会大邱市曾在4月的调查中“在官员和政客眼里,他是罪魁祸首,是引爆韩国疫情的邪教头目被批捕!下跪道歉难掩罪恶本质

韩国封闭洗脑、精神控制

逾百1931年9月15日,李万熙出生于大邱附近清道郡的一个贫穷的农民虽然多次被诉讼缠身、遭到抗议,被指责宣扬异端、拆散家庭,但这些都未能将李万熙“搞垮”。

实施封闭洗脑式教育,进行精神和肉体的控制,是“新天地”的惯用手法。他们通过发传单、问卷调查、搞文化活动的方式,接近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引诱他们加入后进行洗脑。一些“新天地”信徒为了“被选中”,不惜离家出走、抛弃学业、辞去工作、离婚。

“(那里)有很多很棒的人爱你、捧着你、关心你,他们填补你的空虚。” 曾为教会成员的史黛拉·姜表示,她几乎每天都会和“新天地”的人见面集会,哪怕被父母关起来,也不惜跳窗去参加礼拜。

“那时候,对我来说,我的父母都不是我的父母,是我的敌人。” 史黛拉?姜回忆说,教会还时刻提醒大家,要提防所有人,包括自己的亲人、爱人和朋友。

“若传教成果不佳或聚会打盹,以‘体验耶稣苦难经验’为由,将遭到各种惩罚。我曾经在大冷天,脱下袜子在雪地里站了半天, 手脚僵冷。”一位已经退出教会的前教徒说。

这样一个被认为是“邪教”的教会,本就被越来越多的人质疑。这次因妨碍疫情防控工作,更是引起公愤。民众要求政府强制解散“新天地”的舆论日益高涨,相关请愿人数已超过百万人。

跌落“神坛”,“新天地”会否就此瓦解?

据介绍,“新天地”教会在全韩国的12个支派教会已经关门,秘密进行的信徒招募和教育实际上也已经中断。

随着检方调查的展开,“新天地”总会的多名主要干部和大邱教会负责人(支派长)相继被拘留,检方还逮捕起诉了“新天地”果川总会本部总务等3名教会干部,不捕直诉4名干部。

如今,一手创办“新天地”教会的李万熙也被批捕,韩媒分析称, “新天地”内部的团结势力会崩溃,信徒集体“逃离”也可能会变成现实,尤其是6.5万名左右的预备信徒,大规模逃脱是不可避免的。

“邪教”组织“新天地”教会,或许离瓦解不远了。

韩新增36例确诊病例 将加大处罚虚报隔离地址的外籍人员

韩新增36例确诊病例 将加大处罚虚报隔离地址的外籍人员

资料图:6月23日,一位韩国据报道,韩国单日新增病例较前一日翻了一番,为遏制疫情蔓延,韩国国务总理他表示,韩防疫部门将前往外籍人员的居家隔离地进行实地核查,若所申报的地址不适合隔离,该人员将被移送至指定设施隔离。

丁世均还呼吁韩国民众认真遵守防疫守则。

境外输入病例大增 韩国单日新增确诊时隔115天再过百

据报道,新增病例中,有86例是境外输入病例大增 韩国单日新增确诊时隔115天再过百

6月23日,一位韩国3、4月欧美地区入境者中确诊频发时,单日境外输入病例维持在30至50例,此前报告单日最高的一次,是3月29日的67例。

报道指出,受境外输入病例大幅增加影响,韩国单日新增病例时隔115天来,再次超过百例。这也是自疫情在韩国暴发以来,单日新增病例数第二高。

新增病例中,有27例为本土病例,首尔市和京畿道各11例,釜山市5例。首都圈集体感染仍在持续,以疗养院、教会等设施为中心不断出现确诊患者,陆军前线部队也有多人确诊。

韩国女运动员不堪霸凌自杀 文在寅:一查到底严肃问责

韩国女运动员不堪霸凌自杀 文在寅:一查到底严肃问责

在2013年全国海洋韩国女运动员不堪霸凌自杀 文在寅:一查到底严肃问责

崔淑贤自杀前,向韩国女运动员不堪霸凌自杀 文在寅:一查到底严肃问责

崔淑贤韩国女运动员不堪霸凌自杀 文在寅:一查到底严肃问责

文在寅 图源:sbs电视台

“崔淑贤选手以极端的方式结束生命,我感到非常遗憾和心痛”,文在寅说,“不论(当事人)如何狡辩,虐待和粗暴地对待运动员都是旧时代遗留下的糟粕”,“应该改变‘唯奖牌至上’的认识和文化”。

有分析认为,韩国体育界教练等少数人掌握队员“生杀大权”的集权式管理以及体育界内部相对封闭的结构,是崔淑贤自杀事件发生的根源所在。(编译:申玉环 审校:吴三叶)

→→更多社会新闻